登陆 | 注册 新浪 设为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益新闻 > 媒体关注 > 【劳动午报】城市美容师,让我们来帮助你!时传祥环卫工人基金的故事

【劳动午报】城市美容师,让我们来帮助你!时传祥环卫工人基金的故事

时间:2016-12-19

前不久,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刚刚过完6周岁“生日”。2010年12月1日,北京市总工会、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北京市东城区政府共同发起,在北京市温暖基金会下设立“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用于北京市环卫工人本人及其家庭成员重大疾病和意外灾害的救助。 自基金成立至今,已救助了全市690名环卫职工,救助金额621万元。为此,本报记者实地采访了受助人、捐赠人以及经办人员,为您讲述基金6周年来的感人故事。

感觉暖暖的 不是自己在苦撑了

张玲是西城一名环卫工人,平时的工作是清扫马路,这一扫就是30多年。她的丈夫叫李明,也是西城一名环卫工人,工作是掏大粪,在又脏又臭中干了30多年,这是个典型的“环卫之家”。他们有一个女儿,干辅警,每月就2000多元的工资,还要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经济负担一点不轻松。张玲和李明平时手头宽裕些,就会帮衬着女儿一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10月,李明头有些晕,他随嘴就跟妻子张玲叨叨了一下,夫妻俩都没太放在心上。随后,李明倒休,张玲顺带提了一句:“你不是老说自己头晕吗?反正倒休也在家闲着,要不去医院检查下,这样也安心。”李明听从了妻子的建议,但是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简直吓一大跳:他被确诊为肝癌中晚期!

当这个消息传到这个“环卫之家”时,夫妻双方感觉眼前一黑,几乎遭受了晴天霹雳!“当时我都蒙了,我怎么会得癌症呢?平时身体那么好!而且癌症多难治啊,得花很多钱!”

2010年10月底,李明做了手术,随后又做了几次,当年治疗总费用就有4万余元。这对原本经济就很普通的李明一家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数字,而随之而来持续的高额医疗费用,更让这个家庭愁云密布。

那时候,张玲还要上班。一边上班,一边照顾李明,身体上的疲劳还不是最重要的,最痛苦的是经济上的压力和精神上的绝望。

“李明的脸黑青黑青的,知道他自己得了这个病,每天的状态都很差。我感觉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脑袋都炸了,想着完了完了,逢人一张口说话,泪就先下来了。”

很快,为了治病,李明家就欠下了几万元的借款。就在李明一家绝望的时候,他所在的西城环卫集团工会领导专门去看望了他,并嘱咐他好好养病,告诉他们有一个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要他留好各种医药费单子,到时候申请。

“那时候是第一次听说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感觉暖暖的,不是自己在苦撑了!”

很快,李明一家就收到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第一笔救助金,在此后的几年里,他们接连受到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四次救助,金额有数万元。

“这笔钱对我们一家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炭啊!”这几年里,每年李明都会住几次医院,每年的医药费都得花去几万元,为了不给单位的领导、周围的亲戚找麻烦,他们把自己丰台的房子租了出去,每月收4000元房租,又在房山租了一处平房。用房租的收入加上张玲的退休金,来供养整个家庭。

“现在李明恢复得不错,我们也慢慢平静下来了,有环卫基金的关爱,我们增添了不少信心,日子总是要过的,那就快快乐乐的吧!”张玲笑着说。(文中人物为化名)

环卫救助金 解了燃眉之急

“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对我们一家有恩啊!”陈成激动地对记者说。

陈成和妻子林芳都是昌平的环卫工人,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叫陈日升。在起名的时候,他们于“旭日东升”中取了两个字,寄托了对儿子殷切的希望。

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在2013年被彻底打破。2013年初,儿子日升老不爱吃饭,每次一问他原因,他就说要减肥,陈成和妻子也没当回事。这年,为了让儿子能有更好的学习条件,他们买了电脑。端午节放假时,儿子提出要玩电脑,陈成想着“孩子难得放假,让他玩会儿吧”。儿子和同学整整在家玩了个通宵,第二天又说很累。陈成就说:“你好好休息下吧。”

等再去上学的时候,陈日升手上突然起了红点,也开始发烧,而且高烧不退。

“当时我跟他妈妈特别着急,马上带孩子去医院看病,辗转多家医院,最终查出了系统性红斑狼疮!当时我们都崩溃了!儿子才13岁啊!”

陈日升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他的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听说后,全哭了。当时陈日升走不了路,吃不了饭,150厘米的身高,原来有90多斤,生病后瘦到了70多斤。

当时治疗就花去了4万元医药费,随后隔两个月去复查一次,每个月的自付药费就有2000多元。

“孩子的奶奶有糖尿病、高血压、类风湿,他们把打算治病的钱也给了我们,家里一片愁云啊!”

很快工会就得知了情况,为其申请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2013年,陈成一家拿到了1万元的救助金。

“这笔钱真的解了燃眉之急啊!”林芳激动地说,当她拿到这笔钱时,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

随后的两年里,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又给了其两次救助,救助金额一共1.5万元。

“有环卫基金这么关怀着我们,我们慢慢的不那么消沉了,儿子也恢复得越来越好。”

陈日升现在已经可以上学了,只是需要一直吃药,不能晒太阳,需要戴帽子,也不能吃辛辣刺激,此外海鲜、羊肉、饮料都需要忌口。

“我儿子以前就比较内向,因为生了这个病后,更沉默内向了,加上又是青春期,什么话都不跟我们说,我心里也担心啊,经常就想办法开导他。”

就在一个月前,陈成在一天早上骑车上班时,摔了,造成右肩粉碎性骨折,除了要照顾儿子,如今林芳还要照顾老伴。

“生活就是这么不容易,对不对?但是有单位领导和爱心基金的关爱,我们怎么都得振作起来,使劲努力下去,一切都会更好的,对不对?”林芳感慨地对记者说。(文中人物为化名)

希望更多人 来关爱环卫工人

“多亏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这么关爱着我儿子赵俊伟!”钱彩凤激动地说。

今年65岁的钱彩凤退休前曾是一家医院的妇产科护士,老伴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他们的儿子赵俊伟则是海淀环卫中心的职工,最开始是一名垃圾清运车的司机,干活十分努力。

“没生病前我儿子身体很好啊,就是有些胖。他170厘米的个子有200斤,干活也不惜力,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谁知2005年查出患有肾病,那时候他才27岁啊,从此就没离开过药。”

赵俊伟的媳妇没工作,孩子要上学,家庭生活一下子变得很困难,“都是我跟他爸爸接济着他们一家,要不然怎么办呢。”

虽然一直在吃药,但赵俊伟的病情还是慢慢加重,转化成尿毒症了,每周要进行透析,每过两个月得住一次院,几乎都是钱彩凤和儿媳在看护。让钱彩凤心痛的是,如今38岁的儿子,头发都掉光了,看起来像60岁,出门坐公交都有人主动给让座。

赵俊伟因为自己得病,常常发脾气,“他有时候特别大声地说,都是我拖累了你们,你们别管我了。我听了这话心里更难受了。”钱彩凤说。

赵俊伟所在的单位知道他患病后,曾多次去看望他,还在2013年为他申请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当年,赵俊伟拿到了3500元救助金。

“真没想到,他们环卫工人还专门有一个基金关爱着,我和他爸爸都特别感动。很多时候,我也常常会跟朋友说起这个基金,大家都觉得这对环卫工人来说,是很暖心的。”

赵俊伟的父亲身体也不好,患有脑梗、糖尿病、肾结石等多种病,最让钱彩凤感觉辛苦的是,今年儿子住院时,老伴突然发病了,也住进了医院,钱彩凤楼上楼下跑着照顾儿子和老伴,怕对方担心彼此,于是两边瞒着,他老伴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儿子患有尿毒症的事。

“老伴脾气急,也一身病,要是知道儿子得了这个病,不知道会急成啥样。”

钱彩凤说,她知道,儿子生了10多年的病,因为生病的缘故,儿子和儿媳感情并不和睦,经常看到他们吵架,但儿子每次都会跟她说,他媳妇人挺好。

如今赵俊伟的儿子上初中了,赵俊伟的媳妇也准备出去找工作了,由于没有学历和一技之长,也只能找些临时工作干。

“环卫工人为城市的整洁奉献了他们的青春,如果没有他们,真不敢想象我们的城市会脏成什么样子,真的希望有更多人能关注到他们,给予他们尊重、体面的职业评价。在他们生病的时候,能神出友爱之手。”钱彩凤激动地说。

如今老伴和儿子都在养病,钱彩凤也不断游走在医院和家之间,很是辛苦,但是跟记者聊天时,她脸上始终是平静的神色。她说,有单位和爱心基金的关爱,再大的困难也一定会克服。孙子在慢慢长大,家庭由此也充满了希望。(文中人物为化名)

温暖基金 让环卫家属也受益

城市美容师,让我们来帮助你!时传祥环卫工人基金的故事

“这两年对我们家来说,很艰难,因为我媳妇患癌症了。”安如山神情黯淡地对记者说。

今年40岁的安如山是北京环卫集团的环卫工人,他每天的工作主要是清运垃圾,他妻子梅琪华在地铁做售票工作。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原本有着温馨而幸福的生活,这一切都被2014年一场疾病打破。

2014年体检时,梅琪华得知右侧乳房长了一个肿块,随后肿块越来越大,5月份,到医院查出是乳腺癌!“这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尤其对女性来说,我媳妇本来性格就内向,不爱说话,这次患病后,她更沉默了,我心里也很难受。”说到这里的时候,安如山眼眶红了。

知道患癌症之后,梅琪华陷入了更深的消沉中,每天吃不下,睡不着,还老哭。每到这时候安如山就尽力安慰妻子:“没事,有我在呢,天塌下来都不用怕!”

随后,梅琪华做了4次化疗,每月定期打针每天坚持吃药,由于要休养,就一直没上班,而安如山每月也就三四千元收入。这场病,让整个家庭的经济状况立刻紧张了起来。

另外,由于怕影响孩子学习,只要在家的时候,安如山和梅琪华达成了默契:那就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要看病,就告诉女儿妈妈要出差了。

“对我来说还好点,对梅琪华来说太难了,明明很痛苦,很难过,还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开心、快乐的样子,而且一瞒就是几年,我媳妇太不容易了。”

安如山所在的单位知道了他爱人的情况,很快就来家里看望,并让安如山收集爱人的医药费单据、化验单据等,说可以申请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

“当我知道后,特别意外。没想到,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除了关爱环卫工人,还为环卫工人的家属送来温暖,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很快,安如山就把所有的单据准备好了,申请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北京市温暖基金会按照程序审核后,就把救助金发到了安如山手上。

“我一共申请了两次,拿到了4000元的救助金,钱虽然不算多,但是这份温暖让我们感动。”

如今梅琪华都在定期复查,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精神状态也慢慢好了起来。由于怕梅琪华介意,安如山在家里尽量避谈病情的事,家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温馨。

“现在我逢人就说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好,希望有更多环卫工人知道,并从中受益。当然也希望有更多社会人士能来关注我们环卫工人,我们这一行干得都是脏活累活,有的时候还不受人尊重,这其实很挫伤我们的工作积极性。其实,给我们一个微笑,我们可能就能开心一天!”

(文中人物为化名)

有爱心基金关爱着 这心里真踏实

“我的命不好啊!”见到记者,吴玉芳第一句话就这么说。

今年42岁的吴玉芳是北京延庆县的环卫工人。9年前,她突然感觉浑身没劲儿,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肾萎缩。于是开始吃药,每年的医药费都有3万多元,她的丈夫付存志也是环卫工人,每月的工资也不高。

儿子要上学,双目失明的公婆需要赡养,自己要治病吃药,家里还贷款买了房子,每月要还房贷,一家人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

“冬天的时候,我们就是什么菜便宜吃什么,大白菜土豆是家里最常吃的菜。”付存志感慨地说。

2014年,吴玉芳申请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得到了2500元救助,这笔钱虽然不多,但是让他们一家人感觉很温暖。

在药物的治疗下,本来以为会好转。可是去年,吴玉芳又被确诊为尿毒症,每周要进行3次透析。这再一次让不景气的家庭状况雪上添霜。

“我也哭过很多回,后来想想,也没啥用啊!”

在2015年,吴玉芳又一次申请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又得到了3100元救助金。

在治病之余,吴玉芳还坚持上班,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

“如今我父母因病去世了,儿子上了大专,媳妇患的这个尿毒症,透析也不少花钱,家里的情况不乐观,不过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几次救助,确实让我们感觉很温暖。”付存志激动地说。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付存志是一名环卫装卸工,平时的工作并不轻松,但是让他感激的是,单位怕吴玉芳受累,专门给她安排了轻松的工作。

“说实话,这10年走来,真是不轻松啊,我心头的压力很大,实在愁得不行时,就跟几个好哥们一起坐坐,大家说说笑笑,心里的压力和烦恼也就少多了。”

说到对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认识,付存志这样说:“以前大伙都不知道有这个基金,但我媳妇得病后,几次申请,几次救助金都很快发了下来,大家慢慢就知道了,生了大病,有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关爱着,这心里真是踏实。”

而吴玉芳和付存志也是经常对身边人说起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好,“环卫工人本来就是低收入群体。一旦生个大病,一家很容易因病致贫,有这个基金关怀着我们,感觉社会也没忘了我们,所以我们工作起来得更努力才行。”付存志说。

而吴玉芳本来就比较内向,自从生病后就更不爱说话,每每到这时候,付存志就开导她:“那老粗话咋说的来着:好死不如赖活着,有单位和温暖基金关心着我们,咱还有房子,实在不行,咱租出去,再到偏远地儿租个住处,怎么就不行呢?咱儿子快毕业了,怎么着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文中人物为化名)

捐助人

为环卫工人献爱心 我们感觉很幸福

城市美容师,让我们来帮助你!时传祥环卫工人基金的故事

尽管环卫工人素有“城市美容师”“马路天使”各种美好的称谓,但是环卫工人仍然面临着作业环境苦、收入低、社会地位低等残酷现实。而且一些环卫工人在遭受重大疾病或意外灾害时,整个家庭会陷入极大困境。

于是,2010年12月1日,北京市总工会、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北京市东城区政府共同发起,在北京市温暖基金会下设立“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用于北京市环卫工人本人及其家庭成员重大疾病和意外灾害救助。环卫工人本人患大病,可获最高5万元的救助;环卫工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患大病,可获最高3万元的救助;环卫工人家庭遭受意外灾害,可获得最高1万元的救助。

据北京市温暖基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刚一设立,北京大爱乾坤环卫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项新波就一次性捐款300万元,成为专项基金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多年下来,项新波为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捐款累计达到了500万元。

“我献了一份爱心,想到能为更多患大病的环卫工人送去温暖,想到能让他们在愁容满面时得到一丝安慰,我感觉很幸福!”项新波激动地告诉记者。

2016年初,项新波和北京市温暖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北京市环卫集团,为15名因病致困的环卫工人送去了15余万元救助款。这些职工均为一线环卫工人,其中有很多人因大病得到过时传祥专项温暖基金两次以上的救助。

“真是送来了救命钱啊!”被救助者刘兴的父亲感激地说。项新波至今记得把5万元救助金放到刘兴父亲手上时,对方十分哀伤又万分感激的神情。

通过工作人员介绍,项新波了解到,今年25岁的刘兴是北京环卫集团下属京环资源公司职员,2014年11月30日,他突然发起高烧,到医院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极重型)、低增生性骨髓异常性综合征。其父下岗多年,其母为小学老师,医药费已经花费了100多万元。为了看病,父母把老家的房子卖掉,还向周围的亲戚借了不少钱。时传祥专项温暖基金给他送来了5万元的救助金。

“像刘兴这样遭受意外的环卫工人还有很多,他们真的很不容易啊!”北京市原环卫局局长、今年77岁的李光荣感慨地告诉记者。

李光荣多年与环卫工人打交道,他对环卫工人有着很深的感情,听说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成立后,他拿出3000元捐给了基金,表达自己的心意。此外,他不拿一分钱工资,担任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项目组组长4年之久,终因老伴身体不好,自己年岁又高而辞去了组长职务。

“在给遭受意外的环卫工人送救助金时,听着他们艰难处境的故事,看着他们面带愁容的神情,我们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真的希望社会更多爱心人士能来关注他们,为他们做些事。”李光荣饱含深情地说。

“这几年默默关注时传祥专项温暖基金,看到那么多患大病的环卫工人受到救助,我特别开心。”另一位捐助者朱红说。37岁的朱红在做高校内的连锁咖啡厅,自从得知有一个专门救助环卫工人的基金后,她每个月都从工资里拿出50元钱,捐给基金会,多年从未间断。

她说:“我们每一个人捐一点,也许对自己不算什么,但对于需要帮助的人,也许就是救命钱。持续地关注公益事业,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让我充满幸福感。”

“像他们这样的爱心企业和个人,还有很多;他们用爱,为遭受意外的环卫工人筑起了一道坚实的屏障,他们的爱心让我们深深的感动!”北京市温暖基金会相关负责人说。

(刘兴为化名)

经办人和管理人员

当务之急是要形成 募集资金的长效机制

城市美容师,让我们来帮助你!时传祥环卫工人基金的故事

“说到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我们是抱着由衷的感谢和赞美的。它对遭受意外的环卫工人来说,真是雪中送炭啊。”北京环卫集团的高级主管张景军感慨地说。

据张景军介绍,北京环卫集团有近2万名环卫工人。近几年里,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救助环卫集团职工94人次,救助金额近100万元。

尤先生是北京环卫集团负责垃圾资源回收利用的环卫工人。2014年,20多岁的他不幸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几年中,自付医药费达到100多万元。他老家在辽宁本溪,为了给他看病,父母连老家的房子都卖了。得知情况后,张景军马上为其申请了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2014年和2015年,尤先生得到了两次救助,救助金额10万元。

“像这样的救助故事,在我们北京环卫集团还有很多,每一次救助,都是对所有环卫工人的一次爱心教育。后来环卫工人自发组织了‘一元捐’活动,在两次的‘一元捐’活动中,环卫工人捐了近1万元。虽然钱不多,但大家以这种方式表达对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感谢。”张景军说。

对于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对环卫工人的关爱,东城环卫中心工会副主席王林玉也感受很深。近几年,共有21人次的东城环卫工人受到救助,救助金额28万余元。王林玉说,每当环卫工人遭受意外后,基层工会会立刻反馈给他们中心工会,由中心工会跟北京市温暖基金会取得联系,将申报的救助对象列为观察对象,并通知家属把药费单据保留好。当救助金拨下来后,工会第一时间送到环卫工人手上。

“能为遭受意外的环卫工人做些事情,我们也很有成就感。”在详细掌握环卫工人生病情况后,海淀环卫中心工会做得更细致。

据记者了解,海淀环卫中心下辖14个基层工会,每个基层工会都有工会负责人。在平时的工作中,基层工会详细掌握了每位环卫工人的健康状况。一旦有环卫工人患病,基层工会负责人会第一时间上门看望,并在看望过程中,告知环卫工人可申请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但需要把医药费单据保留好。在层层申报过程中,基层工会和中心工会会经过两级审核,确保患者的情况属实无误。

“环卫工人生病需要钱,所以每个环节我们都在争分夺秒,一般一周内会收集齐材料。然后我们把材料上交给北京市温暖基金会,再由他们审核。”海淀环卫中心工会干事李莉感慨地说。

1万元以上的救助金,北京市温暖基金会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小组工作人员会亲自上门发放。对于1万元以下的救助金,海淀中心工会的工作人员则会亲自交到环卫工人手上,并签字认领,拍照留存。“我们这么做,就是希望每一笔救助金都阳光透明地交到环卫工人手上。”李莉说。

几年来,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共救助了49人次的海淀环卫工人,救助金额达到60余万元。“其实环卫工人都是非常感恩的。在‘一元捐’活动中,海淀环卫工人两次共捐了5万元。”李莉说。

谈到对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的建议,王林玉说:“很多环卫工人患的病比较凶险,还在申报中,人就病故了,救助也就中止了;但是在看病过程中,环卫工人可能积累下大量的医药费,环卫工人的家属也是特别需要救助的。以后能不能考虑对这种特殊情况进行救助?”

而李莉则说:“其实有很多爱心人士愿意捐款,在捐款的方式上,温暖基金会是否能更便捷?比如开通微信公众号什么的,让爱心人士通过网络就可进行捐款。”

对于他们的建议,北京市温暖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回应说,基金会一定会进一步简便手续,在最大程度上让环卫工人受益。同时,也让更多爱心人士方便参与进来。

但是,在时传祥环卫工人专项温暖基金发展上,该负责人也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他说,随着专项基金知晓度的提升,申请救助的环卫职工越来越多,资金支出也越来越快。当前专项基金只剩下不到300万元的结余,按现在的支出速度,只够维持1年左右的救助时间。那么如何进一步加大资金筹措力度,如何形成募集资金的长效机制,是他们要思考的问题,又是当下要解决的最大难题。

□ 本报记者 余翠平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主办:北京市温暖基金会 京ICP备 10040967 运营管理:北京市温暖基金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台基厂大街三条3号北京市总工会6号楼205室 邮编:100005

北京正辰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设计制作和技术支持